最新消息
搜尋
最新消息 > 電子報 > 105-11號電子報
 
 
羅漢果甜味劑發展

    說到天然高強度甜味劑的市場,新興的羅漢果(monk fruit)已經頗有從甜葉菊(stevia)手上搶走一部份商機的勢頭。「達曼國際諮詢」(Daymon Worldwide)的「全球健康消費策略主任」卡爾•約根森(Carl Jorgensen)表示:「當然,目前甜葉菊還是遙遙領先說。」

    對於尋找低熱量食品的消費者來說,高強度的天然甜味劑仍然頗受他們的青睞,因此,製造商也不斷地對這項需求作出回應。根據「歐睿信息咨詢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資料顯示,從2014年至2019年之間,該類別預計將會有2%的複合年增長率(CAGR);其中,以甜葉菊製成的天然甜味劑,也預計將會有3%的複合年增長率。這些數字證實了天然甜味劑,包括那些利用羅漢果提取物所製造的產品,仍有著極大的可能性。

    根據「歐睿」的食品配料分析師,約翰•喬治(John George)表示,羅漢果甜味劑正逐漸走出甜葉菊的陰影之下。該項產業的全球領導者,佔全球市場70%的「桂林吉福思羅漢果有限公司」(Monk Fruit Corp.)在2015年時把他們的供應速度增加了一倍,以免跟不上市場的需求。此舉,也強調了羅漢果在高強度甜味劑市場上有著搶佔更大市場份額的潛力。同時,「吉福思羅漢果有限公司」的合作夥伴「泰萊公司」(Tate & Lyl)則是通過他們的「Purefruit」品牌來分銷「吉福思」的產品。另外在這個月,「Archer Daniels Midland」(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也宣布,將與「GLG生命科技公司」(GLG Life Tech Corp)合作,一同投入甜葉菊和羅漢果甜味劑的業務。

一、關於羅漢果:
    羅漢果是在中國南部和泰國北部所生長的一種小型甜瓜。按「CCM Data」(CCM數據)和「Business Intelligence」(商業智能)表示,羅漢果(monk fruit, also known as luo han guo) 的主要甜味成分叫做「羅漢果苷V」(Mogroside V),甜度可以達到蔗糖的350倍。目前,「羅漢果苷V」的最大生產出口國是中國,輸出量在2014年時達到260噸,其中,有超過90%出口到美國和日本。

    約根森說:「到2017年之前,對羅漢果萃取物的需求將繼續以每年5%的比例成長。」「伊諾市場洞察」(Innova Market Insights) 的創新總監盧.安.威廉姆斯(Lu Ann William)也在一份聲明當中說到,在食品成份當中減少糖的使用,以及潔淨標籤(clean lable)的趨勢相結合,推動了業界去使用一些更複雜的混合天然甜味劑。目前,與甜葉菊香比,雖然羅漢果的相關產品還只是小眾,不過各界對它的興趣正在上升當中。根據「伊諾」的報告,在全球所推出的,與羅漢果有關的軟性飲料當中,有64%在美國市場上推出。此外,「歐睿」也估計,今年的羅漢果萃取物將達到超過450噸的歸模,相當於高強度甜味劑市場的1%。

二、成功的定位:
    這些提取物已經被「FDA」(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 認可為「安全無副作用」(GRAS,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得食品配料,可以應用的產品範圍除了做為飲料的甜味劑之外,也可以用於焙烤食品,酸奶,醬料,甜點,和糖果等產品。喬治說到,如今,羅漢果萃取物已經在一些主流品牌的產品當中使用,像是「星巴克」(Starbucks)的現成可飲用產品(RTD,Ready to Drink),以及「Chobani」的優格,等等。

    他說,只要供應商們認可了羅漢果做為一種優質配方,並且對此展開行銷工作的話,我們必然可以看到這種甜味劑的使用量增加。不過到現在為止,這個發展當中的成份要想應用在大宗的主流商品上頭,成本依然過於昂貴。約根森說,目前,所有的羅漢果萃取物都是由水果中取得的,暫時還沒有人工製造這種東西的方法。

    喬根森指出,羅漢果的種植並不容易,從播種到發芽,往往就要好幾個月的時間,並且,只有少部份的果實可以用來提取甜味劑,因為多數的果實是苦的。他說:「在一段時間內,這將會限制相關產品的供應,直到業界找出能夠更快生長,並且更有效地提取果實的甜味劑成分的方式為止。」

    約根森說:「羅漢果本身的風味也與甜葉菊稍有不同,使得它比甜葉菊更能適應不同的產品。至於甜葉菊的部分,原本在口味方面的一些缺陷,也會因為萃取過程的改良,以及食品科技的進化,而更加改善。」
(取材自食品市場資訊105卷第10期)